「大傻」成奎安去世後,大兒子獨吞遺產,小兒子連上學的錢都沒有

田園牧哥 2021/10/22 檢舉 我要評論

在香港電影最輝煌的時期,不僅留下了眾多經典影片,也捧紅了很多家喻戶曉的電影明星,同時也有一些金牌綠葉功不可沒。

江湖幫派題材是香港電影的一大特色,其中自然少不了反派,當年香港電影的四大惡人十分知名,他們成為電影成功不可或缺的因素。

成奎安憑藉電影中「大傻」的形象為觀眾熟知,他在圈中人緣很好,個人形象非常有特色,一露面就已經霸氣十足。

電影圈還流傳,不讓大傻演反派,電影賣不了好票房。

就是這樣一個備受肯定的反派演員,晚年卻被病痛折磨,身故之後一家人也不得安寧。

1955年,成奎安出生在香港新界,那時候的新界還沒有高樓大廈,只是小漁村,他的父母靠種地為生,家境十分貧寒。

成家一共有六個孩子,五個男孩,一個女孩,成奎安是家裡的大哥,他從小就習慣照顧弟弟妹妹。

小時候幾個孩子就擠在一張大板床上,蓋一張被子,睡覺前經常玩剪刀石頭布,贏了的人才能睡中間,睡在邊上的人經常蓋不到被子,還可能掉下去。

幾個孩子連吃飽肚子都成問題,更別提洗熱水澡,他們經常去家附近的大水坑裡洗澡。

那時候他們家連一盞燈都沒有,晚上還要點著蠟燭幫母親做手工,疊紙盒子、穿塑膠花,一天才能掙一毛錢。

到了成奎安13歲的時候,母親因為交不起兩毛錢的學費,便讓他退學了,作為長子也該承擔養家的重任了。

退學以後,成奎安便跟著一位哥哥來到了邵氏公司做片場小工,當時邵氏是香港最大的電影公司,每天都有劇組開工。

這份工作並沒有拉近成奎安和電影的距離,他年紀小又沒有文化只能在片場打雜,負責清理片場的垃圾、整理道具,大多都是一些體力活。

偶爾也會被叫去幫忙抬一下攝影機,群演不夠的時候去湊個人頭,除此之外,他的工作和拍電影並沒有太大聯繫。

好在一個月能有六十塊的工資,大大減輕了家裡的負擔,也讓弟弟妹妹能夠繼續上學。

但做了幾個月之後,成奎安還是覺得這個工作完全沒有技術含量,也沒有前途便辭職不幹了,他那時完全沒有想著要成為電影明星。

離開邵氏的成奎安開始到處打工,收入變得不穩定,但認識一群年紀相仿,同樣在社會上混的朋友,從此講義氣這三個字成為他的一個重要原則。

那段時間,有錢時成奎安便和幾個兄弟一起去唱歌跳舞,沒錢時便去打工,正是一個十幾歲少年沒心沒肺的樣子。

1972年,17歲的成奎安長成了185的大個子,一雙大眼睛顯得整個人非常凶,即便站著不說話也氣勢逼人,朋友便介紹他到歌舞廳做保安,一個月收入達到六百塊。

成奎安被豐厚的工資打動了,便當上了保安,經常穿著一身黑衣服,越來越有惡霸氣質。

在歌舞廳難免會有一些喝酒鬧事的客人,當年香港幫派多,歌舞廳的人更是龍蛇混雜,動不動就會找一幫人來打架,打架鬥毆成了成奎安的家常便飯。

原本他是一個性格溫柔的人,以前從來不愛惹事,但幹上了這個工作就得負責,只能硬著頭皮上手。

由于他長得很有震懾力,很多時候他一出面對方的氣勢便弱了下去,在店裡也受老闆器重,收入非常穩定,他的生活終于有了很大改善,還給自己討了一個老婆。

但也有時候難免會把事情鬧大,有一次有幾個年輕人喝多了酒在店裡鬧事,原本成奎安只想將對方請出去,不要打擾到其他客人,但其中一個人將酒瓶砸在了他的頭上,他的兄弟立馬上手了。

兩撥人迅速打在了一起,事情越鬧越大,最終員警到場才制止了這場群毆,但對方已經被打成了重傷。

成奎安也被警方帶走,其他幾個兄弟全都借機逃走,那時候他很講義氣,想要保護其他的兄弟,一個人將所有的罪名全都扛了下來,堅決不肯透露其他兄弟的資訊。

最終成奎安被判處四年刑期,而他入獄的時候兒子才剛剛出生,這時候成奎安才知道悔恨,悔不該當初打架鬥毆,只能讓老婆孩子在外面受苦。

成奎安一面暗自發誓出去以後再也不當小混混,一面在獄中積極改造,爭取所有立功表現的機會。

他在獄中的優異表現也讓他獲得多次減刑,最終關了僅僅一年多就被放了出來。

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