頻頻走穴撈金的齊秦「跌下神壇」:時勢造英雄,也毀英雄

田園牧哥 2021/09/27 檢舉 我要評論

歌手走穴,司空見慣。因為,商演,幾乎是每個歌手都繞不開的掙錢捷徑。

頻頻走穴撈金的齊秦,參加商演的照片被發到網路上,一石激起千層浪。

大家對于齊秦商演這件事,顯得並不友好,話題始終圍繞著齊秦「身材發福」、「近況低迷」打轉。

這個曾經在華語樂壇足以「封神」的人物,仿佛一夜間有了一種「虎落平陽被犬欺」的淒涼之感。

這個曾被時勢推上巔峰的歌壇頂尖人物,也開始受到「時不利兮」帶來的輕視。

不得不承認,時勢造英雄,時勢也毀英雄。其實,齊秦的失勢,早就開始了。

長江後浪推前浪推前浪,一代新人換舊人。這是再樸素不過的自然規律,但「英雄老矣」的齊秦,卻格外讓人扼腕歎息。

對于齊秦,年歲稍長的人都不會對他陌生。把他稱為「寶藏歌手」一點都不為過,他的作品至今仍是一座「寶庫」。

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齊秦是威震四方的流行天王。

1960年出生的他,在年少時拿起姐姐齊豫所贈的吉他,僅用三個月的時間便自學成功,開啟了他的音樂之路。

之後的日子,他每天練習音樂七八個小時,並去餐廳駐唱,與此同時他開始打磨自己的原創作品。

齊秦剛剛出現在大眾視野時,其實並沒有那麼引人矚目。1981年,稚嫩的他帶著第一張唱片《又見溜溜的她》走向舞臺。

這是齊秦進入樂壇所打的第一槍,這一槍雖算不得響亮,但其頗具清冽的獨特嗓音配上主奏樂器吉他的音色,讓人們看到了民謠音樂人齊秦的風采。

第一張專輯的入水未見什麼浪花,但向來特立獨行的齊秦又怎會甘于這不鹹不淡的成績。

很快,他的音樂創作才華盡數展現。

出道四年之際,齊秦發表了他的創作專輯《狼的專輯》。

人們常說是金子一定會發光,齊秦自然當得起這句話。

《狼的專輯》一經發佈,便迅速席捲了臺灣歌壇。仿佛一夜之間,齊秦變得家喻戶曉。

也是這張專輯,真正讓齊秦開啟了他的創作型歌手生涯。

「狼的專輯」是「齊秦的專輯」,而齊秦也自此開始他沙漠孤狼般的樂壇之旅。

《狼的專輯》獲選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編纂的《臺灣流行音樂200最佳專輯》,並在「華語金曲獎」30年經典評選中入選「30年30碟」。

這一切,都在證明著那段歲月裡齊秦在樂壇耀眼的光輝。

而于齊秦自身而言,齊秦的第一張創作類專輯便可獲得如此認可,其音樂創作才華可見一斑。

隨著這張專輯的火爆,齊秦竟真的如一匹自紅塵與戰火中走出的狼,帶著孤傲與不羈出現在世人面前。

隨著《出沒》、《冬雨》、《狼Ⅱ》等經典專輯的相繼問世,齊秦「狼」的形象愈發深入人心。

在那個本該一本正經的時代,他身著皮衣,腳踩靴子,披下一頭長髮,向人們展示著齊秦獨有的孤獨與叛逆感。

說起齊秦光輝的一音樂創作生涯,不提一位「神仙似的人物」,王祖賢。

在齊秦成為「樂壇之狼的」的第二年,他遇見了這個對他生命軌跡產生重要影響的女人。

一首因王祖賢而生的《大約在冬季》唱盡戀人間的真摯情誼,也正式開啟了今後的情歌路線,讓無數少男少女沉溺在他的音樂裡,如癡如醉,半夢半醒。

靈感的迸發往往是一瞬間,這一首15分鐘創作完成的歌曲,將齊秦的人氣帶到了新的高度。

于歌迷來講,這是一段動人的旋律;于齊秦來講,這也是一段悲情的過往。

一段溫柔的旋律卻沒能留住那個溫柔的女子,兩人最終如歌詞裡那般,輕輕的,相互遠離。

以至于多年以後,這段感情經歷讓人們提起時仍感唏噓,甚至成為後來電影《大約在冬季》上映時,片方行銷炒作的談資。

處于聽眾歡呼中的齊秦 ,也贏得了各路音樂人的一致好評,在音樂人、樂評人們的眼中,他成為了20世紀流行音樂中的一座「精神城市」、一面「鮮明旗幟」。

在港臺音樂稱霸歌壇的20世紀,齊秦在樂壇的各種獎項方面,也是「大滿貫」狀態。

毫無疑問,齊秦是一個時代的音樂楷模,而齊秦對于樂壇的貢獻還不僅僅于此。

在齊秦聲名大噪之後,這位華語旗幟歌手帶著他的音樂理想重新啟航,擇良木而息。

齊秦加入滾石唱片之後,成立了「虹」音樂工作室,並組建了自己的樂團——「虹樂隊」。

而齊秦在歌壇跌宕起伏的一生,也在這之後初現端倪。

培養一支好的樂隊,比造就一位天王歌手要難得多。

齊秦有的不僅是決心,更有毅力,他做到了。

齊秦說「虹」的意思是「蟲子在工作」。

「虹樂隊」的作品也充滿了匠心精神。樂隊成員劉天健、塗惠源、江建民、徐德昌等一批優秀音樂人,日後為人所熟知,成了歌壇中流砥柱。

唱片《紀念日》應運而生,也是從這張專輯開始,齊秦的音樂逐漸穩定和成熟。

《紀念日》是齊秦風格的「集成者」,它延續了齊秦的搖滾風格,也依舊帶著些美國民謠的影子,此外,電子音樂的融入,是的這張專輯更具獨特風格。

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